官網鏈接設爲首頁

您所在位置:首頁 > 問答中心 > 常見問題

常見問題
《超級訪問》-乳腺癌系列 | 年輕乳腺癌患者的投注比例策略
發佈時間:2015-08-19

本期主題:年輕乳腺癌患者的投注比例策略

訪談嘉賓:

江澤飛 軍事醫學科學院附屬醫院乳腺腫瘤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刘红 天津市腫瘤院乳腺腫瘤二科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

郭寶良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醫師,教授

(一)年輕患者如何進行保乳選擇
劉紅教授:對於年輕的乳腺癌患者而言,一方面因爲對美的渴望而希望能夠進行保乳投注比例;而另一方面,年輕患者保乳投注比例復發風險確相對較高,這二者是一個矛盾的問題。從外科角度而言, 我更多關注療效與患者意願,包括與生活質量的平衡。對於年輕乳腺癌患者,我會盡量爲其爭取保乳投注比例的的機會。
郭寶良教授:我非常同意劉紅教授的意見,即對乳腺癌個體化投注比例療,按個人意願進行處理。很多的大宗樣本分析結論,並沒有顯示年輕是保乳投注比例的絕對禁忌證或者帶來更高的風險。如果患者意願強烈要求保乳並且符合適應證的話,還是儘量做保乳投注比例。

核心討論:患者本人和家屬意願衝突的情況的處理方式?
江澤飛教授:對於乳腺癌患者,有時候會出現一種現象,即患者自己很想進行保乳投注比例,但父母卻並不同意。遇到這種問題,醫生如何處理?
郭寶良教授:這個問題確實比較棘手,我本人的原則是尊重患者本人的意願。
江澤飛教授:如果腫瘤比較大,我們是否可以術前先藥物投注比例,等腫瘤縮小,再進行保乳投注比例?
劉紅教授:我之前提到的傾向於保乳投注比例的前提也是保證療效。在年輕患者當中,新輔助投注比例適用更爲廣泛。

核心討論:對於不可保乳但可做期重建患者的處理方式?
江澤飛教授:有一種情況,即雖然很想進行保乳投注比例,但是由於腫瘤的原因而無法進行時,可以進行期重建。請兩位結合臨牀具體談一談處理方式?
郭寶良教授:對於我們團隊而言,在臨牀重建的過程中,我們更多的是採取保留乳頭乳暈複合體以及假體置入。
劉紅教授:一般而言,符合保乳的外科指徵的我們會選擇進行保乳投注比例。

(二)年輕患者的預後、化療、內分泌投注比例

核心討論:年輕患者的預後、年齡是否爲決定化療的決定因素?
江澤飛教授:年輕是否真的是乳腺癌一個預後很差的因素?年輕是否真的更需要化療?
郭寶良教授:大宗的臨牀研究也顯示年輕是乳腺癌復發的一個高危因素。可能是因爲年輕患者生存時間比較長,因此復發的機率也比較高。但並沒有顯示年輕是復發的絕對高危風險。而年輕是否更需要化療則要結合綜合患者的病理情況、淋巴結情況、基因分型等進行綜合考慮。
劉紅教授:如果患者沒有存在一個高危因素,我會更願意選擇內分泌投注比例。
江澤飛教授:所以可以說,年齡或許是一個復發中不利的因素,但年齡不是化療的絕對決定。

核心討論:年輕乳腺癌患者是否卵巢保護?
江澤飛教授:目前有臨牀研究說,三陰的病人在化療期間用戈舍瑞林這一類的卵巢保護有利於今後生育恢復。那麼,請兩位教授談一談您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以及您在臨牀中如何考慮和投注比例?
郭寶良教授:針對卵巢保護的問題,因爲年輕乳腺癌其生育要求比較高。現在的臨牀研究證據也顯示,的確能夠保護卵巢的功能,因此我在臨牀中遇到有很強生育願望的患者,我會選擇卵巢抑制加芳香化酶抑制劑。
劉紅教授:對於比較年輕的,尤其是沒有生育的患者,或者生育了一胎因爲年輕有二胎需求的,我們也會進行卵巢保護。

核心討論:年輕乳腺癌患者的內分泌投注比例策略?
江澤飛教授:乳腺癌患者是否能夠懷孕,懷孕是否會促進腫瘤的復發?是否允許停下內分泌投注比例生孩子之後再進行投注比例?
郭寶良教授:對於這類患者,我會綜合患者情況進行抉擇。如果是一個高危風險的患者,我儘量讓她在內分泌期限投注比例完成以後再進行生育。如果屬於低危復發風險的,可以考慮在3年投注比例以後懷孕也未嘗不可,但在懷孕前,一定要停內分泌投注比例一段時間。
劉紅教授:對於一些低危的患者,在決定是否停一段內分泌投注比例生育後再投注比例,我是一定要跟患者充分溝通。現在病人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她們非常清楚投注比例5年後以及3年停止投注比例後的情況。爲了避免未來出現問題,充分溝通很重要。
江澤飛教授:總結兩位教授的話,就是醫生不用主動去推薦什麼時候停藥生育。因爲目前畢竟缺乏循證醫學的證據來證實。
(三)年輕患者的依從性
江澤飛教授:儘管姚貝娜的事情已經過去有一段時間了,但年輕乳腺癌的投注比例依從性仍然是個需要談一談的話題。請兩位教授談一談,怎樣能夠在患者依存管理中讓科學和人文更好的結合?
郭寶良教授:確實,我接觸的年輕乳腺癌患者長期依從性非常差。我個人體會是在進行投注比例之前一定跟患者進行充分的溝通,讓她瞭解自己的疾病風險,自己復發的機率有多大,堅持這種投注比例的重要性。結合以上的同時,再結合患者的切身利益,例如月經狀態以及可能引起的一些併發症、導致的生活質量問題。
劉紅教授:我覺得這個分兩方面:一方面在投注比例開始前要與患者和家屬有一個充分溝通,獲得他們的信任;另一方名讓患者既對疾病抱有投注比例的信心,但又不會過度的樂觀而失去對後期投注比例的耐心。更多的時候我傾向於跟患者的家屬,包括她的父母和愛人充分地去交代這個病的危害性,讓病人的家屬起到督促的作用。

來自“CCMTV”

返回列表
上一篇:胸大小和產奶成正比嗎?
下一篇:對於乳腺癌風險較大的女性,如何預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