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黃傳薪

首頁 > 名醫風采 > 岐黃傳薪

醫武雙精 全才名家

2012/7/18 9:58:12字號:T|T

2004年07月06日 10:35   來源: 廣州日報

吉老雖年逾花甲,卻精力充沛,神采奕奕。


本期名醫 吉良晨
   
  广东徒弟黄穗平、张北平
   
  文/图记者 刘影 通讯员 胡延滨、陈海
    

  中醫名家吉良晨教授酷愛方術醫藥、喜嗜弄拳擊劍,他醫術精湛,處方絲絲入扣,滴水不漏。懸壺50載,活人無數。

   吉老用“務勤不惰、學習不怠、臨證不已、深化不息”這16字座右銘自勉,夙興夜寐,刻苦攻讀。學醫14載,盡得師傳。他對中醫典籍爛熟於心,至今既能準確背誦《皇帝內經》、《傷寒論》、《藥性賦》等經典著作,還能脫口而出任何一味中藥的性味、歸經、炮製、分類、毒副反應等,讓人驚歎他其實也是位中藥學家。

   醫學名家

  吉老21歲懸壺京都,至今已有50載,因其辨證準確,用藥精煉,往往收到藥到病除之效。

  東北一小孩因淘氣遭父打罵,突覺胸口憋悶,喘氣困難。此後間有發作,發病時四肢抽搐、牙關緊閉。家人以爲是癲癇病,送往醫院診治,但難見其效。後輾轉到吉老處求醫,吉老通過辨證論治,認爲此病是氣鬱結胸而發,遂施以解鬱舒肝法,9副藥後,病童很快康復。

  北京城一九旬老翁,腎伴有功能衰竭,因腿部拉傷臥牀月餘後,無法排尿,腹部以下腫脹。吉老辨證其屬脾肺不足,膀胱氣化不利。患者服藥七劑後拔除導尿管,3小時後可自行排尿。

  武學名家

  吉老醉心拳術劍術,深諳武學精髓,繼承和發展中華武學,讓國之瑰寶大放異彩。他畢生演繹着國醫和武學完美交融的精妙版本,如今的吉老雖壽逾古稀,卻精神矍鑠、神采奕奕。他透露自己的養生祕訣是弄拳擊劍。他認爲真正的武術不是操練肌表筋骨皮,也不是打鬥攻防等技能,而是身心合一,養生長壽。

  吉老如今每天習武3小時,在他古樸清幽的書房裏,除了半壁古籍、國畫青瓷,還有寶劍幾把,閒時可舞劍怡情。對於武學和國醫如何有機結合,吉老的答案簡單又實在:一個醫生首先自己要身體健康,給病人治病才更有說服力。

  他的困惑

  尴尬的中医教育

  吉老從醫50餘載,對中醫有着無比深厚的感情,對於當前中醫教育的現狀,吉老倍感憂慮和困惑,他力陳中醫界種種怪現象:“醫學院培養出來的學士、碩士、博士,竟然不能在臨牀第一線看病,更別提療效;中醫教育培養出的高層次人才,居然大多不願意從事中醫工作;有的人爲了晉升提職拼命學西醫。”

  吉老激動地說:“這算是什麼中醫繼承人?所以不單是中醫後繼乏人,而更可悲的是後繼乏術,這是難堪的中醫教育啊!”

  究其原因,吉老認爲中醫教育與臨牀脫節是一大因素。吉老提到他頗爲推崇的醫聖張仲景:“後漢時大疫流行,張仲景官至長沙太守,卻棄官行醫,爲老百姓解除疾苦。所創《傷寒雜病論》乃中醫學辨證論治大法,成學習中醫必讀之經典,對每一位中醫來說都非常有教育意義。現在的醫學院畢業生,有幾個能完整背誦張仲景《傷寒雜病論》原序?”

  其實,中醫人才的匱乏是名老中醫們共同的困惑。“這是國家中醫教育必須改革的重大問題。”吉老通過和所帶學生打交道,也感同身受。“中醫教育改革的目的,是要培養出真正高明的中醫人才,是明醫而不是空有虛名的‘名醫’。只有這樣,才能光大中醫事業,更好地爲人類健康事業做出貢獻。”

  他的立場
   
  中医院首先要姓“中”

  對於中醫存在的問題,吉老感嘆“一言難盡”。他認爲,中央的中醫政策沒有落到實處是癥結所在。“毛澤東1958年就提出,中醫是偉大寶庫。我國《憲法》第21條明文規定:國家發展醫療衛生事業,發展現代醫藥和我國傳統醫藥;2003年實行的《醫藥條例》規定保護、扶持、發展中醫,實行中西醫並重的方針。這些方針政策對光大中醫事業舉足輕重,但貫徹力度還遠遠不夠,以致出現了中醫教育偏離中醫之道,中醫院不姓‘中’,爲了經濟效益而大量採用西醫治療手段的現象。”

  吉老告訴記者,他至今銘記着周恩來總理對中醫人的鞭策和鼓勵。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的一天,吉老去給章士釗老先生診病,恰逢周恩來總理去探望章老。周總理聽說吉老是北京中醫院的醫生,便殷殷垂詢醫院的情況。在聆聽了有關中醫發展的問題後,周總理意味深長地說:“如果我們不很好地學習中醫,將來可能去外國留學學中醫。”這番感慨的話語讓吉老刻骨銘心,“當時我的臉熱烘烘的,總理的話讓我很受感動,早已銘刻心中,永遠也難以忘記。”

  而今重提舊事,周總理的話再次縈繞耳邊。吉老顯得憂心忡忡:“前不久去澳大利亞五個城市講學,前來捧場的90%以上都是洋人,他們對中醫非常熟悉,對醫聖張仲景毫不陌生。我暗自揣測,難道總理的話真的不幸言中?”

  他的观点
   
  辨证论治是中医优势

  去年初春,非典突如其來襲擊中國。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以吉老爲表率的名老中醫們挺身而出,深入第一線,爲病人診舌察脈,辨證施藥。吉老根據中醫“肺”的理論,以“玉屏風散”爲主,加入養陰清熱之品形成的處方“防溫肅肺湯”,在臨牀上用於治療“非典”療效甚佳。

  反思抗非歷程,吉老認爲中醫之所以在抗非中大顯身手,是因爲中醫不是針對病毒,而是針對整體辨證施治。他說,中醫的最大特點是:整體觀念、理法方藥、辨證論治。辨證論治是中醫的最大優勢。“非典是急性傳染病,西醫認爲病源是變種冠狀病毒。但中醫認爲非典屬溫病範疇,診治重在‘扶正祛邪’,應以益氣養陰,清熱肅肺爲治療原則。這也是中醫治療非典處方的基調。”

  他的建議
   
  中西医应相互协作

  吉老堅定不移地走中醫之路,無論是在病房還是門診工作,他都刻意要求自己做到先中後西,能中不西,儘量運用所學中醫知識,所繼承的中醫知識去診治別人。

  但吉老並非保守主義者。“我不反對西醫,但我更相信中醫。”針對當下中西醫的碰撞和爭議,吉老自有一番見解。

  他認爲中西醫從診斷、處方、治療等各方面都不一樣,分屬兩個體系。西醫是實驗醫學、結構醫學,中醫是整體醫學、實踐醫學。但二者並不對立,中醫可將西醫先進的東西爲我所用,充實中醫的知識內容。

  吉老說,只有中西醫彼此尊重,相互補充,將兩方優勢結合,纔是真正的在高層次的中西醫融合。

  人物简介

  吉良晨,字曉春,滿族,生於1928年2月,北京人。幼承庭訓薰陶,師教私塾9年。酷愛方術醫藥,喜嗜弄拳擊劍,尤好行氣功法,爲買氏形意四代傳人,露蟬門下五世弟子。21歲即懸壺於京都,先後結業於北京中醫研究所,北京市中醫進修學校。

  学术成就

  吉良晨擅長中醫內科疑難雜症。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基本藥物領導小組成員、衛生部藥典委員、藥品審計委員、中國中醫藥養生保健學會常務理事、中國中醫藥學會內科脾臟胃病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中國民間中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常務理事長、保健研究院院長、中國醫學基金會理事、北京中醫藥學會理事等職。

  弟子眼中的大師

  吉老醫技精湛,醫德淳厚,名滿醫界。他擅長治療內科疑難雜症,用藥精當,效果顯著。簡單幾味常用藥經他搭配,常能起到“四兩撥千斤”的奇效;對病人,吉老從不勢利,無論貧富老幼均一視同仁。問診時非常仔細,望聞問切,沒有絲毫馬虎;對弟子,吉老言傳身教,毫無保留,將畢生經驗傾囊相授。他視弟子如親人,噓寒問暖,關懷備至。

  吉老既是醫界泰斗,也是飽學之士,文史哲均有很深造詣,談古論今時總能引經據典,妙論佳句信手拈來,讓人歎服他的博學和辯才。

  總之,非常慶幸能跟師吉老,除了醫技大增,在立德立行立言上都受益一生。(廣東省中醫院黃穗平、張北平)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