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醫院名醫

首頁 > 名醫風采 > 醫院名醫
劉偉勝
詳細介紹:


    劉偉勝,廣東興寧人,
1937年出生。廣東省中醫院主任醫師,中醫腫瘤、呼吸病專家。腫瘤科主任導師,博士生導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專家,廣東省藥品審評委員,全國中醫腫瘤學會常委,廣東省中醫藥學會呼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及腫瘤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93年被廣東省政府授予“廣東省名中醫”稱號。
  劉偉勝在醫療實踐中對呼吸與消化系統腫瘤的中醫藥治療有深入研究,在他的主持下,內四科成功開展了肝癌、肺癌等專科建設工作。他指導內科醫生開展了以中醫藥爲主,頗具中醫特色的各種抗癌新療法,填補了省中醫院在腫瘤治療研究上之空白。

  自画像
  “角色”多重却自得其乐


  劉偉勝笑言自己身份太多了,主要身份就有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主任導師四個,兼任的社會身份更多:人事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的老中醫藥專家、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專家、廣東省政府授予的名中醫稱號、各種學會的委員或者評審員、理事等,名片背後排滿了,事實上還不只名片上的。
  按他的資歷與年齡,每週一、三、六下午是法定的休息時間,然而這些空餘時間通常是被提前預訂的,算下來一週他真正的休息時間只有半天,而且往往不知何時落實,偷得浮生半日閒時他就好好放鬆。
  有太多複雜的關係需要他去平衡,雖然個人時間幾乎被完全佔用,但對每一個身份,他都很認真對待。

  角色一 忙碌的丈夫,宽容的父亲
  我工作很忙,常常因加班夜歸,趕不及回家吃飯,老婆打電話到科室找我,得到的答覆常常是說還在工作,多虧家裏人的理解。
  我在呼吸所最忙的時候,一週最多只能在家裏呆一兩個晚上,那時兒子還小,有時不得不帶着他上班,可到了吃飯時間,不是我給他買飯,而是上幼兒園的兒子到飯堂爲我打飯。因此我家的孩子獨立性都很強,小小年紀就學會自己照顧自己。
  我不大幹涉後輩對自己人生的選擇。老大從小學一年級起就喜歡畫飛機,別的什麼都不畫,就能把飛機畫得異常漂亮。我就知道他日後可能會選擇與飛機相關的職業。後來他的專業果然是飛機機電維修,現在他是白雲機場的機務人員。老二因爲近視,也選擇讀醫,不過他跟老爸不同,專業選的是西醫的放射,現在正在進修。

  角色二 虚心好问的导师
  我週二、週四查房,都帶着學生,所謂學生,其實都是腫瘤科的醫生了。導師的作用就在於,學生爲投注比例進行診斷後,有不確定的地方,向我反映,我提出我的解決方法,他們從中借鑑或學習。
  時代在飛速前進,不斷進行知識更新十分重要。做老師也要主動學習,遇到不懂的新知識或新情況,就無所謂前輩晚輩之分了,該請教的還是要請教。哪個診斷問題沒解決好的,投注比例後來怎樣了,遇到不知道的情況,我都會虛心詢問或者請教同事和學生。

  角色三 将心比心的主任医师
  門診時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投注比例,中醫師望聞問切,必須留意細節,投注比例的面色、行動、姿態、講話的表情、他/她的氣味都會透露一些疾病的蛛絲馬跡。詢問病情時留意投注比例的語調和情緒,去揣摩他/她的心理狀況。
  我的態度是要對投注比例實事求是,儘量讓他們瞭解自己的疾病。但我會注意方法。對思想負擔重的投注比例,就不全部講,或者找他們家屬聊,或者一步步地告訴他/她。
  治病其實不完全是藥在起作用,醫生同情投注比例,站在投注比例立場去了解他們的痛苦,關懷他們,則有助於投注比例解除心理障礙,積極配合治療。

  人生画卷
  勤工俭学实现理想


  我是客家人,家鄉在廣東興寧。與大多數農村家庭一樣,我家經濟條件不好,可因爲祖上傳下來有幾棟房子,上世紀50年代進行成分複查時,被劃定爲地主。大哥因此輟學,到北京參軍。
  1957年我參加高考。填報志願時讓我頗感棘手,當時的情況是:沒有助學金的話,我即使考上大學,家裏也負擔不起學費,要想申請助學金必須有公社大隊開的財力證明,而以我家的成分,讓公社開證明的可能性基本爲零。
  於是老師給我出主意,我患有近視,成分不好,家裏沒錢,如果選讀中醫,則沒有視力限制,免學費,學校每月提供13.5元的飯票,最關鍵的是,不需要公社的證明。
  爲此我決定讀中醫,參加建國後的第二屆高考。當年全國範圍內,只有9萬個大學生名額。廣東省中醫藥大學招收60人。
  我拼命複習準備高考。考試那天天沒亮就從興寧家裏出發,走了極遠的路到梅縣考場,考完仍然不得不走路回家。
  放榜後,我得到一個到廣州念大學的機會。大哥與二哥離家作出了“榜樣”,家裏擔心孩子一個接一個都到外面謀求出路,就不允許兩個弟弟一個妹妹繼續讀書,雖然他們學習亦不錯,但應家裏要求一直留在興寧。
  因爲沒錢,在廣州唸書六年,我沒回過一次家。我穿的是大哥淘汰下來的舊軍服。寒暑假則留在學校勤工儉學,在學校周圍的菜地裏挑糞、擔水種番茄。

  第一次中医“实战”
  1963年我大學畢業,被分配到位於長沙的湖南中醫藥學院第一附屬醫院。一開始我在急診室,第一次“實戰”,我正在值班,外面送來一位腹痛的急症投注比例,根據他的症狀,我診斷他得了急性闌尾炎,並當機立斷把他送進手術室。
  當時的觀念普遍認爲中醫診斷手段落後,耗時長且難確診,只適宜問題不大的普通疾病,此舉令醫院上下頗感吃驚,而結果證明我的診斷是正確的。醫院領導因此還表揚說廣東省中醫藥大學培養的大學生學術水平不錯。孰不知我們那時已經改革了教育,本科念四年中醫理論,兩年西醫理論。科班出身,我們借鑑西醫的診斷方法,對這些症狀明顯吻合的疾病,一般不會出錯。

  “新醫科”四人組名震一時
  我在湖南中医药学院当了5年的內兒科醫生。1968年回廣州,到廣州醫學院呼吸疾病研究所,與鍾南山、侯恕、餘真一起進行“新醫科”的建設和研究工作。因爲長期共事,我們幾人至今關係仍然很好,私底下他們叫我“勝哥”,我們叫鍾南山“大鐘”,對侯恕以“侯公”相稱。
  1972年國家發72號文,要求我們對“呼吸四科”(即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肺心病、感冒)進行攻關研究。
  鍾南山有一段時間不在廣州,三個值班醫生,一週裏每人至少分到兩次的值班機會,加上不得不全力以赴應付國家的任務,我們都累壞了。
  大兒子剛出生那陣我是最忙的。記得有一次下班回家,備好材料把鍋放火上後,一倒在牀上就立刻睡着了,結果鍋裏那雞從燒熟到燒糊,再到燒乾成黑炭發出濃重的氣味,直到鄰居緊張地敲我家的門,我才醒過來發現出問題了。
  最艱苦的時期也是最鍛鍊人的時期,鍛鍊機會多,個人能力也就提高得快。因此那時雖然辛苦,我的醫術水平卻得到極大提高。“新醫科”四人裏只有我是中醫,進行呼吸疾病研究期間,我摸索出一條中西結合的道路,纖維支氣管鏡、TCU重病監測等西醫技術就是在這段時期學習和積累的。這些知識和經驗,對日後我在腫瘤科繼續運用中西結合的方法進行診斷和腫瘤監測,有極大幫助。
  1978年,“新醫科”四人合著論文《慢性支氣管炎分型診斷和治療》獲得了全國科學大會一等獎。

  留美归国后专攻肿瘤科
  1985年,我到廣東省中醫院,一開始擔任急診科主任,五年後醫院組建腫瘤科,我作爲訪問學者到美國進修了幾個月,回來迄今,負責腫瘤科。
  多年來我不偏食、不抽菸、不喝酒,酷愛運動。讀書時打籃球,學校裏很多人認得我,因爲我是左撇子,用左手運球。工作幾十年,一直騎單車上下班,直到幾年前纔沒騎車了。
  因而我身體一直很好。印象中病過一次是在非典時期。那天上午查房到11點,12點趕去照看我們院的第一位非典投注比例,看完已經是下午5點。那天下午是專家門診,本來要返回醫院,可接到電話要求我火速趕到省衛生廳開防治非典的緊急會議,只好先去開會。等候的投注比例都發難了,他們之中不少人爲了掛號,隔夜就開始排隊,院裏打電話給我。6點半,我趕回醫院爲投注比例門診。直到10點,才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家。
  第二天起牀時還好好的,打的到二沙島上班。下車沒走兩步,渾身是汗並感覺頭暈胸悶,我就知道不好了,忙支撐着往急診方向去,見到護士長葉欣,我說你扶一下我吧,我走不了了。葉欣見我臉青脣白,立刻就推來輪椅讓我坐上去。一檢查,我心跳速率最快52次/分,最慢38次/分,因爲頻發性早搏,我不得不住院。一週後我從病牀上爬起來,返回工作第一線。
  我出院不久,葉欣就病倒了。現在回想,估計那時我的情況是冠狀病毒攻擊心臟,那時醫生護士壓力極重,自己的身體是顧不上的。

  良医心得

  诊断 留意小处病痛最重要

  醫生應該有引導投注比例講述病情的思路,因爲有些投注比例不知道該提供哪些信息,而只有注意抓住小處線索深挖,纔有可能糾正因誤診導致的久病不愈。
  劉偉勝認爲爲醫最重要是診斷,有正確的診斷纔有正確的治療。而要得出正確診斷則不能不細緻,要看到小處。比如投注比例沒有明顯的肺癌症狀,可是膝頭痛,之前把這病當做風溼治療,一直都不能治癒,劉偉勝說如果自己遇到這樣的情況,就會順帶詢問投注比例,有沒有咳嗽、氣喘、血痰或者胸悶,要是投注比例說有,那麼就不能掉以輕心,要進行癌症檢查了。因爲關節痛是肺癌的症狀之一。
  在當急診科主任期間,劉偉勝已診斷併成功治療第一位腫瘤投注比例,他說,每當這位投注比例回來找他看病,他都很開心,即使她來遲了,寧可延時工作他也還是會破例讓她掛號。在追蹤投注比例病情過程中,他們已經成爲了朋友。

  辨證 治病效果之關鍵
  辨證要做得好,除了對醫生學識功底有要求,經驗也很重要。而這裏也體現了中醫與西醫在理念上的區別。
  按照中醫理論,診斷之後進行辨證。劉偉勝說,治病效果取決於辨證。醫生根據已經有的學識和經驗,辨證應採取哪種方式治病,並且根據投注比例的實際情況進行加減。
  中醫的長處是正確的辨證能有效調整機體陰陽平衡,提高免疫功能。在治療癌症方面,徹底除去腫瘤,當然還是選用西醫的方法,開刀做手術。然而對某些不適宜開刀的病例,或對某些不願意做手術的投注比例,中醫能比較成功地做到讓投注比例“帶瘤生存”,減輕痛苦和提高生存質量。
  刘伟胜有一位投注比例,脑肿瘤直径已达68公分,劉偉勝爲他開藥調理,並密切留意瘤子的變化情況,這些年來,雖然瘤子還在,可因爲監護和調理得好,投注比例症狀基本消失,能正常工作生活。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