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醫院名醫

首頁 > 名醫風采 > 醫院名醫
陳全新
詳細介紹:

    主角
  陈全新,1933年出生,中醫鍼灸專家,廣東省中醫院鍼灸科主任導師,廣州中醫藥大學鍼灸學科主任導師,中國鍼灸學會常務理事,廣東省中醫院鍼灸學會會長,1993年被廣東省人民政府授予“廣東省名中醫”稱號。先後應邀赴多國講學,並被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多國大學及研究院聘爲客座教授和學術顧問。
  陳全新教授生於中醫世家,經中醫學院系統學習,對傳統中醫學提倡善於繼承,勇於發揚創新,臨牀辨證施治,注重調和陰陽平衡,獨創“快速旋轉進針法”,總結出比較規範化的“分級補瀉手法”,其業績入載《中國名醫列傳》。

  自画像
  桃李满天下最让我自豪

  陳全新祖輩從醫,由於自小受醫道薰陶,長大即投考當時省內乃至全國最高中醫學府之一的廣東省中醫藥專科學校醫學系。1955年畢業後,一直在廣東省中醫院從事中醫鍼灸學科的臨牀、教學及科研工作,至今已經半個世紀。
  
  “東方神醫”稱號
  在上世纪50年代,我曾被選派參加中國醫療專家組,赴也門王國爲當地醫治疾患,運用中醫鍼灸療法治癒了不少痿痹頑疾,當地人稱我爲“東方神醫”。
  我長期致力於中醫理論與臨牀研究,提倡對傳統醫學要善於繼承、勇於創新;在學術思想上,以陰陽爲主導,疾病的發生和發展主要是臟腑陰陽失調引起,臨證着重從整體觀出發,旨在調和臟腑陰陽;施治崇尚華佗“鍼灸不過數處”的治法,善於導氣補瀉手法。臨症診病,根據臟腑經絡學說,將辨證、辨病與辨經相結合,在技術上精益求精,選穴精簡,處方簡練。
  
  独创“陈氏飞针法”

  我在臨牀上獨創“陳氏飛針法”,以無痛、無菌、準確、快速旋轉進針爲特點,該針法深受同行讚許和喜用,多次在國內外學術交流上作現場示範表演。多年來,吸引了來自英、美、日、法、澳大利亞、瑞士、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臺灣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一批又一批的留學生和進修醫生前來學習。在臨牀教學中,我注重理論聯繫實際,善於培養學生的動手能力;將臨牀實踐經驗與現代醫學理論相融合,讓學生能學以致用,多年來,經我培養的國內外見習、學習及進修生數不勝數,培養了大批的中醫藥鍼灸人才。1987年獲廣東省高教局授予“高教先進工作者”稱號。現在,我到每一個國家有學生,所以人家說我“桃李滿天下”。
  
  医德就是要一视同仁
  我覺得,做醫生既要救死扶傷,又要不分層次地治療病人,不論是工人也好,元帥、首長也好,都要一視同仁,還要不斷總結自己的學術經驗,不斷更新知識。我先後在國際學術交流會及國內外醫學雜誌上發表論文多篇,出版《鍼灸臨牀選要》及《臨牀鍼灸新編》等專著。
  陈全新口述 李怀宇记录

  独门绝技
  “陈氏飞针法”

  “快速旋轉進針法”是陳全新教授綜合多種刺法的優點,並加以改進、創新而成的一種進針手法,因進針快速、手法純熟、動作輕巧,故被稱爲“飛針”。
  在漢城舉辦的第四屆世界鍼灸聯合會上,大會特別請陳全新表演“飛針”,這是唯一的現場表演,當時日本代表就不服氣,他們說:“日本也有不同的管針,爲什麼只請中國代表表演,不請日本代表表演?”韓國主辦方就說:“你們能與中國比嗎?你們的技術和我們差不多而已。”
  
  “分級補瀉手法”
  陳全新教授認爲,恰如其分地運用補瀉手法是針刺療效的關鍵。醫生要繼承傳統,又不能拘泥古法。
  陳全新以古代“徐疾補瀉”爲基礎,通過長期臨牀實踐驗證,總結出比較規範化的“分級補瀉手法”。他引用《素問·寶命全形論》中“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衆物”的論述,認爲針刺者必須細緻觀察針下氣至的情況。他讚賞明代鍼灸學家楊繼洲提出的“刺有大小”之說,進針得氣後,根據氣至盛衰辨證施治,採用不同的運針強度、頻率和持續時間,將補針和瀉針分爲輕、平、大三類。

  人生画卷
  由运动健将变“东方神医”

  陈全新年轻时是运动健将,1958年省運會,他的鐵餅破了紀錄,奪得金牌。會後獲通知爲第一屆全國運動會的廣東體育代表團成員。但過了幾天,醫院人事科通知省衛生廳人事處約見他:“衛生部委派你參加中國醫療專家組赴國外工作,下月啓程。”這一個消息,竟改變了陳全新的人生,他更獲得了“東方神醫”美譽。

  初识针灸,悟出“无痛进针法”
  陳全新在廣東中醫藥專科學校醫療系學習時,由於當時學校受衛生部“中醫科學化”指示,課程除包括西醫學院必修課外,還要有中醫經典著作,而且見、實習都要在西醫院,因此,畢業後很多同學成爲西醫。他也不例外,在一年的實習中選了兒科,導師麥主任曾留學德國。
  1955年春季,小兒麻痹在廣東流行,陳全新分管的兒科病牀都住滿了。由於此病熱退後常後遺肢體不同程度軟癱,而藥物或其他治療手段不多,麥導師查房後詢問中醫有何治療方法,陳全新回答:中醫學有“治痿獨取陽明”的治療方法。隨即在病區選後遺症以鍼灸足三裏穴爲主治療方法觀察,鍼灸治療一週症狀明顯好轉,導師很高興地參與並在兒科推廣。陳全新這個實習醫生也兼任“老師”,鍼灸的療效也拓展了他對中醫學的視野。
  隨着中醫事業的發展,廣州中醫學院在學校原址麻行街籌建,由於陳全新在實習中用鍼灸治痿症“業績”突出,學校把他調回擬作學院師資,他又回到母校附院。當時,廣東省中醫院鍼灸科是全省唯一專科,只有司徒鈴、龐中彥等醫生,但病人很多,往往需預約二三週才能看上病。樑乃津院長與校方多次協商,畢業後,陳全新便留職醫院。
  陳全新參加一次醫務會議時,樑乃津院長等名醫鼓勵後輩說:“你們學了中醫,也學了現代醫學,但是要堅持以中爲主,繼續發揚中醫學。”除全新大受啓發,從此確立了自己的醫術方向。在老師輩指導下,陳全新幹勁十足,加上帶教任務較重,自己邊學邊教,不斷總結,經常撰寫論文,除每年在專業雜誌刊登2篇外,撰寫的“無痛進針法”在省學術大會宣讀並演示。
  1957年廣東省衛生會議召開,陳全新當選爲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胸前掛上第一顆閃耀的銀質獎章。

  远赴也门,得“东方神医”美誉
  陳全新年輕時是運動健將,他是多項運動達國家12級標準的業餘運動員。1958年省運會,他的鐵餅破了紀錄,奪得金牌。會後獲通知爲第一屆全國運動會的廣東體育代表團成員。但過了幾天,醫院人事科通知省衛生廳人事處約見他:“衛生部委派你參加中國醫療專家組赴國外工作,下月啓程。”陳全新回憶,當時自己的第一個反應是:“我能出國?”但隨即想起嚮往的全運會,便以“我只當了3年醫生,經驗不足”婉拒。但過兩天再約見已無推卻餘地,當正式通知下達醫院時,院領導開了一個會,老一輩師長都歡欣鼓舞,認爲中醫能代表國家赴外診療是大喜事,對陳全新訓勉有加。
  出發當日,院長和多位老主任親自送陳全新登上遠洋輪,並囑咐他要發揮中醫特色,爲國家爭光。
  在也門王國,陳全新是醫療專家組中唯一的中醫鍼灸醫生,經常到各處會診,所以和醫院西醫交流了常用鍼灸治療方案。由於醫療專家組能認真執行援外守則,對求診者一視同仁,加上高超的醫術,獲取了各階層人士的讚揚。有時他們騎駱駝或阿拉伯戰馬在城鄉巡迴出診,對過去飽受異國欺壓的也門民衆來說是一件破天荒的事,所以他們每到一處,都受到當地官員、民衆的列隊灑鮮花瓣、香水歡迎。每當節日,他們經常應邀出席當地的“全羊宴”,在歡宴高潮時也應主人之邀,在高昂的皮鼓和擊掌的急促節奏下,舉着彎刀,跳起熱情奔放的“噠噠舞”。在歡樂的氣氛中,與會者頻頻歡呼“隋尼、太嗎姆(中國好)!”、“隋尼喀鉗,太嗎姆(中國醫生好)!”由於鍼灸治好了不少痼疾,陳全新更獲得“東方神醫”美譽。
  三年後,陳全新勝利重回祖國時,獲得部級頒發的“援外乙級獎狀”。

  从医50載,治癒疑難雜症
  50年來,陳全新一直從事鍼灸工作,治癒了很多疑難雜症。
  有一次,一位老太太一下子失去了行走和說話能力,開始家裏人都以爲是中風,經過治療卻沒有效果,於是來鍼灸科找陳全新診治。陳全新和這位老太太深入談心才知道,老太太曾和媳婦大吵了一架,才得了病。經過多番誠摯的開解後,老太太打開了心結,很快就康復了。陳全新介紹,後輩要特別注意老年人的精神狀態,對一些由於心理問題引起的“神經官能症”,心理上的“對症治療”比藥物可能更有效。
  還有一次,陳全新在醫院門口發現一位老人家坐在臺階上一動不動,表情呆滯,上前詢問,老人家無奈地說:“有醫生說我是肝癌!我想回家,但是我覺得我的身體忽然一下子都動不了了,所以只能呆在這裏……”陳全新感覺老人家不像有惡性肝癌,就讓他去做了一個詳細的檢查,結果發現老人家根本不是肝癌,只是腎下垂而已。老人家馬上生龍活虎,高高興興地自己回家了。
  陳全新認爲,在現代緊張的社會環境中,人類會接觸到很多因素,這些因素會對人體產生各種精神刺激,如果一個人的心境不協調,就很容易引起病變,就像《儒林外史》中的“范進中舉”。無論是過分憂愁還是喜悅,都會引起對身體機能的損害。不僅“憂思傷脾”,過分的“喜、怒、憂、思、悲、恐、驚”都能傷身。從中醫理論本原來說,養生的第一要義就是“調神”和“寧心”。“天人合一”是中醫的基本理論,人與自然要協調,《黃帝內經》中說“正氣內存,邪不可幹;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就是說人如果能保持正氣,病就難以入侵。這種“正氣”的關鍵是“神氣”,一個人要保持良好的“神氣”,纔不會被精神威脅打倒,病邪不容易入侵。


  速写
  养生之道:随遇而安

  初見陳全新,感覺像一位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一問,才知道他今年已經72歲了。當天他已經爲幾十位病人診斷,臉上卻沒有疲勞的感覺。談笑間,陳全新爲記者現場表演“陳氏飛針法”,快得不像是醫術,更像一個運動項目。
  现在,陈全新每天早上6點鐘左右起牀,在陽臺活動活動,衝一杯咖啡,吃點麪包,8點鐘上班,一直診治到12點半,下午經常要審讀鍼灸論文,晚上有時間就寫臨牀總結,11點多才睡覺。
  陳全新說,他年輕時是運動健將,喜歡多種體育活動,是省中醫院籃球隊中鋒,球隊曾在衛生系統的比賽中多次奪魁,其他球隊也經常來醫院球場攻擂,因此節假日非常熱鬧,連多位老主任也來助興。他最得意的是,自己曾經打破擲鐵餅的全省紀錄。
  生活裏,陳全新的飲食比較清淡,不要求吃得多高檔。他的家裏有很多古典音樂帶,有時間就聽聽音樂,聽後覺得情緒比較舒展,但是不喜歡聽“好像吵架的時代曲”。
  談到養生之道,陳全新覺得關鍵是心境要平和,隨遇而安。在同樣的社會環境下,聰明人要善於培養自己應付壓力的能力,不要被壓力擊敗。中醫理論認爲最佳的精神狀態就是保持平和心態,不論從事什麼都要“無過之無不及”。他說,有些老年人得了點小病,就背上心理負擔,小病變成大病,像高血壓、冠心病這些完全可以經過治療而好轉的疾病,把心態調好,堅持吃藥、治療,完全可以實現“帶病延年”。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