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爲首頁|加入收藏|英文版

醫院名醫

首頁 > 名醫風采 > 醫院名醫
張梅芳
詳細介紹:

 

  張梅芳先後爲25萬人次診治過眼疾,他說自己對眼睛的熱愛勝過一切。
  主角

  男,廣東梅縣石扇東下人。中醫眼科專家,主任醫師,廣東省名中醫。廣州中醫學院第二屆學生,畢業後,一直在廣東省中醫院從事中醫眼科醫療、教學科研工作。歷任廣東省中醫院眼科主任,廣州中醫學院醫療二系(現爲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二臨牀醫學院)眼科教研室主任,中醫眼科學碩士研究生導師,廣東省中醫學會五官專業委員會及廣東省中西醫結合學會眼科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廣州中醫科技專家委員會委員。張梅芳具有豐富的臨牀帶教經驗,中醫眼科學造詣較深,對眼科血證、圓翳內障、眼科證治有其獨特見解。自創益眼明、消朦靈、熱立清、瘡痍散等驗方,這些驗方用於臨牀治療內、外障眼的病症療效頗佳。

  自画像
  对眼睛的爱胜过一切

  我是窮人家的孩子,我覺得窮人的孩子最要緊的是開闊眼界,沒有廣闊的視野,怎能看到美好的未來?因此,一個人必須具備一雙好的眼睛,才能去辨別、追求、看得更遠。
  我是1963年大學畢業的,畢業後就到省中醫院工作,從此天天與與眼睛打交道。人的眼睛就像照相機,它忠實記錄我們身邊的一點一滴,然後才叫我們分別善惡美醜,我對眼睛的愛,勝過一切,俗話說眼睛裏容不得半粒沙子,一個人無論好與壞,他的眼睛總是真實的。
  在省中醫院42年,按現在一年大約看6000至8000人次左右,這麼多年一共約有25萬人次了吧,對這個數字的統計,雖沒有實際意義,但偶爾想想,我還是很滿足的,因爲有更多的人因爲我而看得更多、更好,這是多麼美好的事。
  但一個人還是不可能把天下的眼科病人全部看完的,中國需要更多的眼科醫學人才。我在工作之餘也寫一些東西,通過書本把自己所有的一切經驗無條件地傳給需要的人,我覺得是一種責任。不過由於平時上班都很忙,寫書一般是下班後,因此寫一本書要很長時間。雖然耗時費力,但我不覺得累,看到自己的文字被印成鉛字,覺得很欣慰。
  對於這個行業的發展,我覺得眼科屬於內外科性質並存的臨牀科目,中西醫結合勢在必然。現代先進技術的使用拓寬了中醫眼科的診療視野,打破以往中西醫眼科之間各自獨立的格局,形成各取所長、互補其短的結合體。我覺得培養精通中西醫理論、掌握臨牀綜合技能的複合型高級人才是中醫事業發展的要求,只有加速中西醫結合醫教研同步發展,眼科纔有希望。
  一轉眼40多年過去了,我在這裏已經幹了大半輩子,許多事情回想起來,還像是昨日的事。記得我結婚時很簡單,沒有擺酒、也沒有請客,因爲沒有經濟條件;可如今大女兒的小孩子都讀初二了,她們的生活條件比過去要好得多,但現代人面臨的選擇與誘惑太多,從我的願望看,我也希望將來他們能去學醫,但現在小孩子的事,哪能看得那麼遠?
  张梅芳口述 张御临记录整理

  临床验方
  
  益眼明口服液

  益眼明主要由蕤仁肉、枸杞子、密蒙花等組成,張梅芳用此法治療老年性白內障所致視力下降患者80例,總有效率爲94.8%。目前該配方已由廣東省中醫院製成口服液。2次/天,每次20ml(2支),可連續服用。
  
  消朦靈
  主要由蒺藜、密蒙花、五味子等組成,具有益氣活血、除痰散結、通光明目的功能,主治因痰淤互阻所致的視物昏朦病症,如黃斑病變及其他眼底病變、玻璃體混濁等。3次/天,每次4-5片。
  
  热立清可治红眼病
  由金銀花、黃苓、毛冬青、仙鶴草等組成的熱立清口服液,具有祛風清熱、瀉火解毒、消腫退赤的功能,對像紅眼病等因風熱毒邪所致的各種病症皆有療效。3次/天,每次20ml。

  人生畫卷

  出身医乡 结缘中医
  過去梅縣考醫學院校的人多,因此醫生也多。在“文革”前,據說在廣東醫院裏梅縣籍的醫生佔了主導地位,甚至民間有一種說法:沒有梅縣的醫生,就開不出醫院,梅縣出了多少醫生可想而知。張梅芳便是梅縣人,他和他的許多同鄉一樣,選擇了中醫。
  1957年全國統考,張梅芳進入已開辦至第二屆的廣州中醫學院(現爲廣州中醫藥大學)學習。他高中畢業時選的第一志願就是中醫,他說選擇學中醫主要是興趣所致,“我們來的時候,全國統招才60人,一個年級分成兩個班,畢業時剩下57人了,爲什麼呢?因爲有的病了,有的讀不下去了。”
  當時上大學時,什麼都不用交,如果放在現在,張梅芳肯定讀不了,因爲來自農村的他,家裏經濟條件比較差,讀書6年,他沒有回過一次家,除了交通不便的因素外,主要還是因爲沒有錢,他笑說那時候也沒有臨工可以打,與家裏只能通過寫信溝通。
  從窮困家庭進入當時的大學,對張梅芳來說無疑是幸福的。那時飯堂有牛奶、雞蛋、包子,逢考試還可以加菜,甚至在學習過程中,如果生活有困難,也可申請補助。在上學時張梅芳偶爾也去越秀山看露天電影,除了越秀山,當時的中蘇友好大廈也有露天劇場,每場電影的票價都很便宜,只要幾分錢。影片以蘇聯片、抗美援朝、抗日、解放戰爭爲題材的影片居多,《上甘嶺》、《董存瑞》、《地道戰》、《白毛女》、《護士日記》等電影的情節,他至今都忘不了。1958年放暑假時,正值全國大鍊鋼鐵,他們也被派去芳村(廣鋼)修鐵路,張梅芳說:“其實我們哪裏修得了鐵路?更多的還是參與吧。那時候誰會檢討國家的政策性問題呢?”
  在學校,學中醫的內容佔了六成,西醫內容佔了四成。張梅芳說他喜歡上解剖課,看到用福爾馬林防腐的腸啊、肝啊,就覺得很新鮮。6年下來一共幾十門課,當時考試的資料,張梅芳現在還保存着。他說全級60人,主要來自中南5省,女生不到10人,但她們的成績都很好。

  主攻眼科 光明使者
  1963年,張梅芳畢業,被分配到廣東省中醫院,醫院給他安排的科室爲眼科。張梅芳說當時的學校分科沒現在細,“我們學的是全科,畢業後纔可以搞專業,因此到醫院後要由醫院安排;比如學農的,被安排去搞水稻,就得去研究水稻。”
  剛進醫院時,他的工資是50塊錢一個月,轉正後62元一個月,他記得那時中專的才35元。拿到工資後,才實現6年來的第一次回家。
  “人總要與錢打交道,但每個時期人們對錢的看法是不一樣的。當時寄信,只要8分錢,在市內只要4分,現在郵費漲了10倍,寫信的人也不多了。經歷過困難時期的人更知道節儉,而現在的一些年輕人卻沒這個概念,我有一個親戚的小孩從鄉間來廣州上學,他的家長把錢放在我這裏保管,怕他亂花。”
  廣東省中醫院有着悠久的歷史,名聲很大,因此有不少病人慕名而來,病人不僅有廣州的,還有珠三角其他地區的,甚至香港、東南亞、新疆、雲南、四川、福建等地都有病人輾轉來此。“那個時候來趟廣州不容易啊。”張梅芳記得1970年有一個四川瀘州的女病人,“因爲角膜病,兩個眼都看不見了,後來我用中醫給她治好了,病人專門送來錦旗,醫院還開大會發錦旗呢。”
  張梅芳說人的眼睛就像照相機一樣,鏡頭聚焦,也有菲林,哪個環節壞了,就照不了東西了。比如有的人血管供血不良,病人一激動,血管痙孿,眼睛自然就看不見了,這就是爲什麼有的人情急之下會看不到東西。
  1963年,張梅芳剛分配到醫院時全院不到200人,當時因爲經常開大會、傳達文件,聚在一起的時間多,所以全院的人都認識,現在一個科室的人都認不全。除了人數的增加,現代人的人情觀念淡漠也可能是一個原因。

  专心著述 传道授业
  1975年、1989年、1999年、2000年、2003年、2005年,張梅芳一共出了6本書,他自認爲並不算多,但覺得很開心,因爲這些書花了他很大精力,雖然稿費很少,但他覺得應該把醫學的經驗告知更多的人。因爲他的書重印了數次,出版社可能賺了不少錢吧。
  早在1975年,在張梅芳40歲左右時,他就寫了一本書《中醫眼科》,這是針對赤腳醫生寫的一本教材(參考叢書),當時的農村醫生都是赤腳醫生,所以寫一本參考書對農村醫生很重要,也因此這本書很受歡迎。可“文革”時不能宣揚個人,而且那時候全國還沒人敢出書,所以這本書不寫真名,“書是我寫的,但署的卻是單位名,到1989年我在第二版充實內容時才署本名。”張梅芳說。
  平時上班很忙,張梅芳稱寫書一般是下班後。寫一本書很不容易,要花很長時間,但他覺得甘之如飴,因爲他的書幾乎都是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的,而人民衛生出版社在學醫者的眼裏,是國家最高級的出版社,更何況他寫的幾本書重印了好多次,很暢銷。這對一個搞研究多年的老教授而言,也是一種莫大的鼓勵,所以到現在他還是精力充沛,今年也出一本書:《眼科中醫臨牀診治》。
  張梅芳認爲:醫師、工程師、老師,這三師是最受人尊敬的。“做醫生最需要的就是耐心,有些疑難問題,要給病人解釋,因爲好的醫生應該有很好的修養,也應該把其所知傳播給更多的人。能多寫幾本書,從使世上的眼患病人少些,我就覺得很滿足了。”

  獨家祕方

  老花,你慢点来
  張梅芳說:老花是隨着年齡的增長而產生的,從科學上說,人在40~45歲左右,或多或少就會開始出現一定程度的“老花”。青年時,人的晶狀體是較軟及有彈性的,很容易改變形狀把東西聚焦,就好像使用手調焦距的照相機或望遠鏡一樣。可是隨着年齡的增長,晶狀體會變得缺乏彈性。在看近物時,晶狀體不再容易改變形狀把影像聚焦。此外,聚焦遠物及近物的反應,也會隨着年齡的增長而變得越來越遲鈍,因此就產生了“老花”的現象。能不能讓“老花”晚點來呢?
  張梅芳告訴記者:從中醫的角度說,“五臟六腑之精氣,皆上注於目而爲之精”,因此作爲全身重要的組織器官,眼睛必然與氣血關係密切。中醫傳統理論中就有“目得血能視”、“氣脫者目不明”、“肝受血而能視”等說法。當氣血失和,可以直接造成眼底組織病理改變,影響到眼的視力。所以如果有方法可以讓晶狀體的彈性不那麼快失靈,就可使“老花”晚點來。具體的做法有:
  中藥法:每日以沸水沖泡枸杞子、草決明各10克代茶飲用,因其有滋補肝腎、清肝明目的功效;亦可用桑葉、菊花、竹葉各15克煎水,先趁熱薰眼,待溫度降下便以藥液洗眼,每週宜1-2次。
  按摩法:每日醒後,躺着或坐着閉眼以雙手的中指按太陽穴,無名指按魚腰穴,小指對準攢竹穴,適當有節奏地施加壓力,按壓時略帶旋轉動作。每次約5分鐘,能使眼肌解疲、眼睛明亮。

  爱眼,自有一套
  通過多年的臨牀經驗,張梅芳認爲:一個人對於眼睛的愛護與保養程度,決定了他的眼睛好壞。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可以以下方式保護眼睛:
  惜目法:平時注意用眼衛生,寫字、看書報、使用電腦的時間不可超過40分鐘,每40分鐘後便適當休息或閉目養神數分鐘,同時避免強光直射,堅持做眼保健操以消除眼睛的疲勞。還要防紫外線的照射,陽光強烈時應戴墨鏡。
  運目法:平時一有空閒就利用一開一閉的眨眼來興奮眼肌,並上下左右滾動眼球,改善眼肌血液循環;同時每日早晚各遠眺一次,儘量遠眺綠色的植物帶,稍停片刻再把視線由遠處逐步移近,以改善視力功能,調節眼肌。
  熱敷法:每日臨睡前用溫水洗臉,洗臉時先將毛巾浸泡在熱水中,趁熱熨貼在額部和眼眶部位,把頭向後仰,雙眼輕閉,待溫度降低後再洗臉,以改善眼部血液循環。
  此外,多吃富有維生素C、維生素E的食物,少吃油膩、過鹹的食物,也是讓眼睛保持良好狀態的方法之一。

  重要著作
  
  《中西医结合眼科学》
  該書爲面向21世紀高等醫學院校中西醫結合系列教材之一。本書拓寬了診療視野,打破以往中、西醫眼科之間各自獨立的格局,選材儘量體現規範性、科學性、先進性、實用性,相關古醫籍內容力求論述精闢、切合臨牀實際,同時汲取現代醫學及中西醫結合研究的新成果、新技術、新理論、新經驗。主要供高等醫學院校五年、七年制學生及研究生使用。
  
  《眼科血證》
  本書是一部眼科血證的專著。總論主要介紹眼科血證論及概述,闡述眼與臟腑、經絡、氣、血、津液的關係,眼科血證常用藥物;各論分爲外眼血證,內眼血證,其他血證。所涉及病症皆爲臨牀中常見的眼科血證疾患,並詳細介紹辨證論治等內容。供各級眼科臨牀、教學、科研工作者閱讀與參考。


  速写
  淡定无欲,心静眼明

  流線型的寫字檯後面,一個打着領帶的清瘦老人,用教鞭一樣的木棒指着標準對數視力表,讓患者從對着視力表中的鏡子中讀出答案,在望聞問切中診斷病理,然後思考用什麼藥方,神情嚴肅而專注,他這樣的神情在廣東省中醫院已經持續40多年了。門外的牆上掛着一塊標示牌:眼科3室,主任醫師,張梅芳。
  一頭銀髮的張梅芳雖然戴着眼鏡,但我還是可以看到他的一雙有神又清澈分明的眼睛。牆上一排插座,桌上放着電腦,右手邊放着檢測儀器,診室的格局與該院所有診室相似,不同的是在靠牆的一排櫃子裏,一經打開,不少泛黃的書頁、紙張便跑出來,“醫學不能光靠記憶,得靠記錄。”張梅芳說他寫了6本書,沒有平時一點一滴的記錄也許寫起來就沒那麼順手。
  我邀請他一起午餐,他說:“不要,多年來一直生活簡單,在外面吃反而不習慣。另外這樣的文章也以簡單扼要爲好,千萬不要說過頭話。”質樸誠摯之情,淡泊名利之心,溢於言表。

  

 

 

 

 

 

 

 

 

 

 

 

 

 

 

首頁|網站地圖|法律申明